今天分享一个很有启发性的故事——《孢子理论》。带着这三句话去阅读这个小故事,或许会让你有不一样的收获:

1、市场的价格运动是不可精确预测的,不可盲信技术分析;

2、交易是一种概率游戏,请给自己试错的机会;

3、交易领域唯一的“道”就是战胜你的贪婪与恐惧。

《孢子理论》——对交易世界的本质论述


《孢子理论》

“坐吧!”克罗尔先生见维奥莱塔来到客厅,于是示意维奥莱塔坐在沙发上。

维奥莱塔坐下来,然后盯着克罗尔先生,她在等对面这个老头给她的第一堂课。

老头望着天花板,嘴里的雪茄抽个不停。两个人谁都不说话,空气中飘荡着寂静。过了大约有五六分钟,克罗尔先生终于开口了。

“在我开始教授你这种魔鬼的技能以前,你必须了解到以下一些事情。”

克罗尔先生语音缓慢地说,“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最复杂、最不可预测的事物就是期货趋势。任何一门职业都比不上这个行当来的疯狂……”

克罗尔先生盯着一面墙,那目光似乎延伸到无穷远处。

“我这里不会给你讲期货到底是什么,它做什么用,它是如何产生和发展的这些没用的东西。我要告诉你的事你应该永远不会从其他人嘴里听到,也许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领悟到的东西。”克罗尔先生抽了口烟,停顿了片刻“期货,就像一种生命形态,像生物孢子一样细微而又有活力的东西。人和它的关系就如同你用显微镜看载玻片上的溶剂一样,你是在用一个高级的世界的目光来看待低级世界。那些低级世界的生命在你眼里就像是一个被与外界隔离的花园,你似乎能看清他们一切活动。

维奥莱塔静静地听,当克罗尔先生开始专注于自己的独白后,就被对方类似神话般的叙述所吸引,她不再去想其他事情了,来时的烦躁情绪消失无踪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死亡。”

克罗尔先生说“任何生命都逃脱不了,有魔力的孢子一样逃脱不了。作为一个观察者一定要清醒地知道那些孢子是另一个世界的生命,是脱离开观察者生命的自由存在。所以观察者只能去认识和发现它,却无法干预和左右这些孢子。也就是说,人永远不能左右那些孢子的活动。当我刚开始步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当我刚开始作为观察者认识这些孢子的时候,我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左右大局。但经过四十年的交锋,我才明白我左右不了它们。我永远只能是个观察者,而不是个控制者。”

克罗尔先生喘了口气,低下头冥想了一阵。然后继续说:“你可能对我这种叙述感觉费解。实际上我的叙述是一种自我意识的表露,很多时候需要你去把握我思想中的火花。有些东西我是叙述不准确的,需要你有智慧去破解它。现在我们继续谈孢子吧。”

一个观察者必须了解自己和孢子之间的相互地位,绝不要去试图做控制者,永远把自己当作观察者。在这个过程中有三点原则需要注意:第一,孢子是有生命的,是活的。它是能够躲避,并具有能力随着环境的改变和时间的推移而变态的。孢子不具有稳定的形态,对孢子过去的认识不能预测将来。当观察者了解到孢子的新形态后,孢子同样也了解到它被观察者所认识,于是变异就发生了。孢子一定会趋向于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去变异。它具有足够的智慧防止观察者捕捉到它的变态规律。所以,对孢子的第一个认识就是它的永恒变异性。第二,孢子不可捕捉性。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通俗的讲就是不可掌控性。观察者不能单独把一个孢子从众多孢子中分离出来,当你把一个孢子从群体分离开后,你会发现其他所有的孢子也都消失了。也就是说,孢子的群体和个体是统一的。孢子无所谓单个,也无所谓多个,孢子是一种即存在又虚无的生命。第三,孢子的单纯性。孢子就是孢子,它不代表任何事物,任何事物也不代表它。孢子单纯到只遵循一种规律,除这个规律外任何的表象都是虚假的镜像。也就是说孢子反映的是整个世界的本原。不要用复杂的理论去表述孢子,越精细的表述越背离孢子的本质。”克罗尔先生不去管维奥莱塔这个虽然天资聪颖,但知识量并不多的女孩是否能听懂,继续用几乎魔怪般的语言讲课。这种场景假如被一个不了解真相的人看到真以为是在做某种宗教传道。

《孢子理论》——对交易世界的本质论述

“能告诉我孢子遵循的规律是什么吗?”维奥莱塔轻声问道。

克罗尔先生转过脸,定定地看着维奥莱塔。片刻,问:“你知道期货市场有名的汉克·卡费罗、贝托·斯坦、迈克·豪斯吗?”

维奥莱塔摇摇头。

“汉克·卡费罗是美国证券史上最有名的资深分析师,曾创下连续22月盈利不亏损的纪录;贝托·斯坦曾是华尔街创下一单赚取十亿美金的人;而迈克·豪斯则七年雄居华尔街富豪榜第一。”

“哦!”维奥莱塔点点头。

“但你知道他们的结局吗?”

维奥莱塔又摇摇头。

“汉克·卡费罗死时身上只有五美元,贝托·斯坦被几百名愤怒的客户控告诈骗而入狱十年,出来时一文不值,而迈克·豪斯更惨,他在四十五岁就破产自杀了。”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很简单,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操作成功的概率总是远远高于众人。但奇怪的是他们九十九次成功积累的金钱却没能经受住一次失败打击造成的损失。”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试图去控制孢子。他们都认为自己找到一条一劳永逸的预测孢子变异的方案。有时间的话你可以去看看汉克·卡费罗曾经写过的一本有关期货理论的书籍,叫《期货市场黄金技术分析》,书很有名,至今都是期货界人士的必读书。到现在为止很多期货精英依然推崇那种最终只能是失败而绝不会成功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这些人的失败是源于他们的理论,是这样吗?”

“对!当他们把经验上升到理论的时候,失败就注定了。我曾说过,孢子是一种智能生命,它具有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变异的趋势,而且它总是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变异。当它意识到观察者看透了它的真相后,它一定会发生变异,从而让观察者总结的理论失败。”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观察者不把经验上升到理论,那么孢子就不会发生变异,对吗?”

“你说得对!当观察者不试图用规律去解释孢子的时候,那么孢子同样也无法预知自己被观察者认识。也就是说,道在不长高的同时,魔也不会长高;道试图要超过魔的时候,魔必然要长高。”

“那么该如何应对这种状况呢?如果道不能战胜魔,那么如何在这个游戏中成为赢家呢?”

“是啊!如果道不能战胜魔,如何成为赢家呢?你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本质的问题。要我说任何一个从事这个职业的人都有一件事是一致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

“贪婪!”

“贪婪?这个我想是人的本性。”

“对!这是人的本性。就是因为这是人的本性,所以人总是要想试图用战胜魔的方式来成为赢家。但实际上成为赢家的简单、有效和唯一的方式只有一种。”

“是什么?”

“失败!”

“不明白!”

“道理很简单,魔不可战胜,但却可以战胜失败。要想成为赢家就要从失败中找,而不是从胜利中找。”

“我还是不明白。”

“你读过历史吗?”

“读过,很少!”

“你应该知道,历史中很多例证都能证明胜利者往往会很快丧命,而失败者却最终成赢家。”

“这为什么?”

“因为失败者会选择变异,而胜利者却仰仗胜利而拒绝改变。这就是本质原因。”

“变异因失败而产生,而非胜利而产生。是这个意思吗?”维奥莱塔问。

“是!就是这个意思。大到民族、国家,小到单细胞的生命都是如此。”

“有因失败而最终成不了赢家的吗?”

“当然有,但从概率上来说,赢家一定只能从失败者中诞生而非胜利者。”

“那么这种观点如何运用到期货上呢?”

“只要你用最简单的方式去运作就行了。”

“最简单的运作是什么呢?”

“就是用众多小的失败来赢得大的胜利。”

“不明白!”

“我来告诉你吧!这个道理就是用小损失积攒大胜利。用九十九次损失一百美金的方式来换取一次盈利一万美金去运作。”“这样,那***作一百次才赚了一百美金呀!”

“是啊!看起来一百美金很少,但你要知道当你用九十九次失败来换取一次成功的时候,你几乎不可超越的。这种方式可以永远持续,直到你成为最终的赢家。当然一百次仅仅是一个比喻,在实际中这个数字是不定的,不要拘泥于我表述的形式。”

“我能问个问题吗?”维奥莱塔问。

“问吧!随便问。”

“你说过你不是个赢家。既然你知道赢家秘诀为什么不是赢家呢?”

“是!我为什么不是呢?原因就在于我的性格中总想走捷径,不愿意用那么多次失败来换取最后的胜利。我曾坚持过两年,我一直是小赔积攒大胜,可当我每一次大胜利后,我总是想快速地度过小赔难熬的阶段,后来在我赚了很多钱后,我就天真地以为不通过这种笨拙的方式,而用那些眼花缭乱的分析图表也可以达到目的,其结果是我把以前所有的辛劳全部葬送掉了。”

“我想问你个问题,假如你现在有一百万美金,你会成为赢家吗?”

“我想我不可能了,我老了。我不想再去做这种无聊的游戏了。”

“那么假如我有一百万美金,你可以指导我如何做吗?”

“我想我也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贪婪和欲望,这种两个东西会让我送命。”

“哦!明白了。但你作为我的老师是可以的,对吗?”

“是!”

维奥莱塔把克罗尔先生的话又重新思考了一遍,感觉的确值得她回去好好研究一番。一个令她疑惑的问题浮现在脑海里,她问:“克罗尔先生,你为什么在电话里回答我咨询时并不热情,似乎并不在乎我做你的学生?”

“我并不缺钱,其实我还有一点存款,足够我养老的。我招学生仅仅是想知道世界上是否还有人忍受我这个老头子的偏执和傲慢。”

“哦!这样,我就是你那个能忍受你偏执和傲慢的学生,对吗?”

“是啊!能选择我而不去选择那些有名的培训中心的人一定在思维方式上与众不同,这是做我学生的首要条件。

孢子理论<完>


能够读到这里说明你已经具备了交易者最基本的要求——耐心。如果你没有读完正文,只是跳到了结尾,那么奉劝你最好尽快放弃交易,这个领域并不适合你。

最后,请思考开篇提到的那三句话。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